百岁前夜

20 0

王氏以宁者,吾女也。生于辛丑年甲午月丙申日,百岁之期将近,遂记此篇以留念。

其母孕期查于妇儿医院,臀位也。头上臀下谓之臀位,需施剖腹之术。术毕,医者曰:“汝女罹患小疾,尚不得归家。需治于无菌之室也。”闻言如被当头棒喝,心中焦虑不能自制。

逾十日,医者电曰:“汝女康健也,可归家。”心中雀跃。二日,与其祖母、叔父等三人接她归家。归家时,肤白、眼明、音清,可爱至极矣。归家十余日,其母谓余“如梦矣,此吾女耶?”笑对曰“然,汝女也。”

年尚幼,夜不得整睡。顾其者,其母也。抚育之难,母之大爱,始知也。其笑亦欢,其闹亦苦。个中滋味,未尝与外人道哉。

其祖常伴左右,每见祖,笑哉,其祖悦甚。然祖欲抱之,泪垂如雨,观者皆笑。复归母怀,哭闹之音立止,观者笑甚,其祖亦笑也。见众人笑,面露悦色。

得暇望其曾祖,其曾祖问曰“古之今外,四世同堂者几人哉?”答曰“甚少,祖乃其一也。”再曰“难愈甚,吾成矣。村有几人?”答曰“吾不知也。想成者寡,人皆羡也。”

百岁之仪,人之愿也。思之既往,唯盼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