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进中举

10 0

我已是举人
那些穷酸的秀才不过一群蝼蚁

​ ——《范进中举》卦者灵风

九月已过,累、烦躁。仿佛没有什么正面的情绪。十月迄今为止只休了四号一天,去拍了芙总的百岁照,还没有拍完。各种事情交织导致我根本不想更新博客。但是今天晚上偶然间在B站刷到了这个视频,确切的说应该是这首歌。仿佛触动了内心的那根弦,有了记录点什么的动力。

《儒林外史》里的范进中举这一章节大概我们初中就选读过了,初读此故事,范进的可笑,胡屠夫的势利等等被作者辛辣的文字展示的淋漓尽致,一个喜剧罢了。那时候我们十三四岁,相信世界有公义,相信社会公平,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相信我们相信的。挥斥方遒,谈古论今。少年意气大抵如此。这个喜剧故事看过自然丢到了脑后。

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为人夫,为人父。突然再读范进中举,喜剧耶?悲剧耶?心中涌出不可名说的情绪。范进仿佛从故事映射到了现实,映射到了你我的身上。你我已经成为了家庭的顶梁柱,仍相信世界有公义,相信社会公平,相信人定胜天么?相信我们现在相信的么?见识增长却没了挥斥方遒的意气,谈古论今也只在酒后。慢慢的变成少年时所鄙夷的那群人的模样。

范进一辈子都在科举,考啊考,有一天突然中了。实现了阶级跨越,成为了统治者。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五十多年的穷苦算什么,现在大家只会说我是文曲星下凡,我已是举人。穷酸秀才算什么,蝼蚁而已。当然,原著里范进并没有二次加工的这样赤裸、张扬、明目张胆。但是范进已经不是范进了,是一个符号,一个化身。成功了,仿佛过去的一切都依然与己无关。跨越了,用更凶狠的手段对待那些曾经和自己并肩的人。领先了,用尽办法阻止后来人。

我们呢?在社会里浮沉打滚,为生计,为名利。已然磨炼的成熟、圆滑。自诩是解决问题的人而不是提出问题的人。那么下面的这些问题,真的能解决吗?

初心何在,心中的那个男孩何在,重要吗?

世人多以结果论英雄,过程怎样,重要吗?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手段如何,重要吗?

明哲保身才是聪明人,社会与我何干,不对吗?

亲友已然不是同路人,疏离以防未然,不对吗?

夫妻本身同林鸟,心中有所提防警醒,不对吗?

重要!重要!重要!不对!不对!不对!

不要忘记我们本想成为什么人,那指向了我们努力地方向。结果固然很重要,中间过程同样重要。为牟利手段也要正大光明。要修行,做一个心怀善念的义人。要磨练,成长为能庇护亲族的树。要常思,成为爱人可依靠的山。

当你从微末之中稍微的向前探出一点身子,回头望望身后的人,不要忘记当年的你是有多渴望有一只手拉着你往前迈一步,哪怕只是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