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

40 0

王以宁今天满月了。早在她刚回家没几天的时候,她妈妈就给她预约了满月照。正正好好,预约在了她满月的这一天,仿佛是上苍眷顾。

和摄影师预约了今早九点半。八点多一点,我和她妈妈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她妈妈每隔几分钟就要问“几点了”,当得知还没有到预约时间的时候,又仿佛很失望的样子。九点二十分,阿姨准点要给她喂奶。王以宁从在医院的时候就是个能吃的小孩,十几天的时候已经要混合喂养了。倒不是说她妈妈奶水不够,而是她和同龄人相比,属于能吃的那一挂小孩。到今天,她一顿已然要吃九十毫升奶粉了。每当有事的时候,都会事前给她喂一顿奶粉,希望她吃饱喝足能配合父母。今天早上也是特殊的一顿,因为是我第一次喂她喝奶粉。虽然事先已经做了演习,但还是有些忐忑。好在王以宁在吃饭这件事上,向来是表现优秀的。顺顺利利的吃完加餐。就静待摄影师上门了。

大约九点四十的时候,摄影师到了。是一个小型的摄影团队,有三人。一进门就被王以宁吸引,夸赞声不绝于耳。这种夸赞声从医生、护士、每个见过王以宁的人口中都说出过,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作为她父亲的我每次听到都会非常开心,然后故作矜持的客气两句。那种感觉,真的是好极了。然后就是选衣服、开始拍摄。

拍摄过程非常顺利,或许是从她小姨身上继承的镜头感吧。拍摄过程中,她爷爷恰好过来,也偷偷的拍了几张, 带着笑容反复看。上传到我们用的亲子App上。大约四十分钟就完成了拍摄。拍完之后,我协助阿姨又给她洗澡。由于我们家这面的风俗是百岁(一百天)和满月一起过的,今天也没有请吃的计划,洗完澡后,今天的主要事项就完成了。

顺利就是今天的主题。

下午我迷迷糊糊的看技术专栏看睡了。睁眼的时候,她奶奶正在抱着她在我面前晃悠,已是下午六点了。我好久没有下午睡得这么沉、这么久了。王以宁今天也比较累,下午睡了整下午。晚上也是难得的空闲时光。给她选完照片,想了想,还是要写点什么纪念一下她满月时刻以及这段时间的感受。

王以宁这个名字是我给她起的。早在她还在妈妈的肚子里的时候。我就非常霸道的向家里人宣布了她的命名权。“关于小孩的名字,只有我和她妈妈有决定权,你们只有建议权。”她妈妈这方面向来是非常尊重我的意见的。因为我们并没有去查她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我需要准备好两个名字以供备选。按照男楚辞女诗经的传统,我去翻了半天楚辞,最终还是放弃了。毕竟楚辞虽然算不上诘屈聱牙,对于我来说也没怎么接触过,万一牵强附会起了个恶名,那对她将来的打击是一辈子的。相对于楚辞,诗经的友好度就要高很多。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两句诗在中国,哪怕半文盲大概也听说过。所以她的名字也源自诗经。

王国克生,维周之桢。济济多士,文王以宁。

——《诗经·大雅·文王》

男孩就叫王维周,女孩就叫王以宁。

她出生之后就从产房直接转到了监护病房。在她生命的开始就经历了一点小波折。现在回看,都是些饭后的笑谈。可当时对我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我既要在她妈妈面前装作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又要找一切可用的关系,托人打听,去病房外死皮赖脸的寻找一切可以探听她消息的机会。那段时间仿佛魂也跟着她进了监护病房。我并不期盼她将来能有怎样的成就,只求她能平平安安,安宁的度过自己的人生。所以她还叫以宁,不过是道德经中的经文罢了。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

——《道德经》

我这辈子迄今为止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当我听到对面的医生说明天来医院接孩子的时候。我永远忘不了她回家的前一天下午,医院给我打电话。当医生说出明天来医院接孩子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浑身颤栗。心里仿佛拉开了一个可乐罐,细密的气泡冒了出来。那种感觉无法用文字形容。

回家之后,正式步入奶爸的生活。学着如何舒服的抱她、如何换纸尿裤、如何喂奶。痛并快乐着。最辛苦的人莫过于她妈妈,月子里还要各种照顾她。王以宁还小,晚上睡不成整觉。她妈妈每晚也跟着她睡不成。我又能如何呢,只能再对她好一点罢了。我对这个家庭的付出远远不及她妈妈的付出。只能暂且羞愧的认下,身体力行的做些自己能做的,对她妈妈更好一些。

已经不早了,她妈妈也催我早睡了。那就先写到这里。祝大家晚安。